先天環境

叠翠軒位於九龍東將軍澳區,北接新都城一期商場,西繫寶康公園,南靠港鐵上蓋延伸至坑口站前有稱為 「狸小路」 的綠蔭環保徑,東傍港鐵將軍澳線終站,以東跨過山林千米開內正是風景怡人的西貢銀線灣。(寶琳原為百年前未填海前將軍澳海岸線深入處的幽靜林坳,國父孫中山當年亦擇寶琳以北後山嶺地為其母祖墳。)

緣起背景

叠翠軒 - The Pinnacle ,是由香港房屋協會發展的「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屋苑,由房協與承建商共同興建。叠翠軒位於將軍澳運亨路,鄰近港鐵寶琳站,共有四座樓宇,共1424單位,於1999年落成。

設施配套

叠翠軒雖無大型會所,但仍然附設了專供住客使用的閱覽室、多用途活動室、器械健身室、託兒活動室、兒童休憩活動平台、路天茶座、專用吸煙區、月租停車場、訪客地下停車場、的士站小巴站與有蓋單車放置區。沿 「狸小路」 3分鐘慢步便是將軍澳大型游泳池、室內運動場、圖書館、及連貫將軍澳各區的單車徑與緩跑徑。

風雨同路

叠翠軒未逢全部單位入伙就開展了傳奇屋苑的戲劇性序幕,時年落成後房協不滿部分單位建築素質而與建商對簿公堂,99年後樓市又面臨經濟波動引爆撻訂潮造成空置,直到房協08、10年推售剩餘單位方使屋苑全數入伙,構成兩批隔代夾心中產互識互諒,同一屋簷下一起經營幸福,不約而同矢志愛護屋苑如祖屋的微妙處境。

撥開雲霧

2010年最後一批業主入伙期間,傳媒爆出疑似物發管理銷售方在空置期間疏於執漏並意圖掩蓋於購買過程的醜聞,期間甚至聲稱發生了團表管司聯手驅逐採訪記者的駭人事件。事件後來經新舊業主群策群力,與多方周旋查究,始作源頭浮現,揭露長久以來實情隱瞞背後人因弊端的機會終於出現。

星期四, 5月 26, 2011

法團不代表我 - 請支持聯署


(按圖放大)

按舊水平交6月份管理費


(按圖放大)

一名卑微叠翠軒戶主T的公開信

5月20日法團在各座二樓大堂擺放了侮辱舊業主患 了「負資產後抑鬱症」的易拉架,令屋苑上下曄然,特別是對舊業主來說。 一名12年前入伙的舊業主看後回家寫了一封致法團的公開信,署名「一名卑微的叠翠軒戶主T」,於晚上11時許貼於「家在叠翠」網頁,再被網友轉貼至其他討 論區,翌日再被印制成單張於24小時通道派發。 全文篇幅頗長,但很藉得讀者花時間耐心一看。

(按圖放大)

致叠翠軒業主立案法團, 其主席及相關人仕,

經細閱貴司近日張貼之橫額, 易拉架, 及2011年5月20日發出之”一戶一信”後, 本人只可用痛心疾首來形容屋苑的管理及現有法團的處理.

首先, 本人絶對相信屋苑大部份業主都視此物業是”祖屋”, 不論是十二年前不懼負資產, 爛屋, 超高補地價比率; 或去年明知這裡是話題屋苑, 質素低, 手工差, 難升值, 都勇敢地搬入這個地方的每一位心底都明白, 終其一生或十多年都沒可能換樓搬走. 故此, 對此地的情懷及關心都有別於其他屋苑的居民.

本人相信只有叠翠軒居民需要入伙前先遊行, 上立法會, 施展九牛二虎之力, 尚要認識大量戶主, 凝聚力量團結爭取, 好比經歷一場戰爭, 才能入住一間完完整整的蝸居.

不知什麼原因, 是非及爭吵總是沒有離開叠翠軒: 入伙時的維修風波, 十號風球全民漏水, 二十四小時通道及平台之間的分隔圍欄, 外牆維修, 房協多次意圖重售, ….., 多得不可勝數. 以往整個屋苑每一名居民都明白, “槍口向外”, 敵人是房協, 加上有一個向居民負責, 以居民利益行先, 以監察房協及管理處作大前題的法團. 居民自然放心, 相信法團的決定, 大家的理念相同, 定可求同存異.

近年法團對房協採取”協商”態度, 往往以房協的利益為依歸, 漠視居民的知情權及權益. 以下是本人的親身體驗.

1) 大堂維修工程

居民在完全不知情之下, 被法團以”房協出錢裝修大堂”為名被出賣, 要接受一個全沒資詢的設計方案, 容忍大半年的混亂, 只換來格格不入, 古古怪怪的電梯大堂.

借問一句, 閣下可以接受本人出錢替府上裝修, 而且事先全沒通知閣下所有設計內容嗎?

這是一個居民可以信任的法團所做的工作嗎?

2) 電梯維修問題

法團急就張推出800萬維修方案, 但整個方案沒有提及問題個案具體數字, 欠缺電梯公司建議之詳細解說, 只知硬銷居民全數支付800 萬, 以避免新業主爭執; 放棄向房協討回50%維修費用的權利.

這是一個尊重居民的法團的作為嗎?

3) 2009年房協賣樓安排

去年房協賣樓期間, 居民要忍受無LIFT可坐, 每日大堂有數千人看樓, 一片混亂, 居民無奈接受. 本人曾經親耳聽到, 有居民就當時的混亂安排, 要求法團代表向房協反應, 爭取房協早一點”截人龍”, 好讓經過一日辛勞之後, 可享一絲寧靜的卑微要求, 法團成員則馬上作出以下回應 : “房協都要賣樓, 我們都沒辦法, 你只有忍下啦!”

請問這是一個有管理水平的法團應有的表現嗎?

4) 2010年管理費增加16%

事件記憶猶新, 細節相信不容重複.

貴司對此事的處理當然合乎香港法律要求, 但16%的字眼隠沒於十多頁的會計文件中, 當居民發現16%的加幅及其中細節方面, 意圖提出疑問, 卻苦無機會, 唯有用居間的平台, 書信, 網上討論及簽名示意, 試問這是多可憐的事實.

令人失望的法團, 反而捨棄透過5月5 日的會議向居民解釋增加管理費的理據, 當日仲管同坐一個會議室中, 法團也只視居民文明的提問為倒亂. 會上只支持管理處羅列出的開支, 而不是考慮節流, 或更積極監察管理處如何花費居民的錢.

敬希法團各高人, 張開耳朵, 放開心胸, 聽清楚居民的心聲. 大部份居民明白最低工資的衝擊, 通漲的可怕, 他們不是單純反對加管理費, 而是希望了解為何要加16%. 如果16%背後有足夠的數據支持, 居民是可以接受增加管理費.

奈何直到今日為止, 高貴的法團沒有/不敢/不能對外解說”為何要加16%”, 只斷章取義式的反咬居民”反對加管理費”; 同時不容許雙向溝通, 只有高高在上的法團可以掛橫額, 入信箱, 放易拉架佔據發言平台, 居民就連提問都不配.

請問這是文明和說道理的溝通模式嗎?

以本人的理解, 業主立案法團的角色是, 由居民選出來, 代表居民監察管理公司, 管理屋苑, 但叠翠軒的法團卻是由居民選出來, 聯同管理公司管理居民.

現在是特首都要上FB和出席答問大會的年代, 叠翠軒的法團主席卻不敢面對居民, 連一個”晚間小敍”都不敢現身, 這不正是”糊塗的屋苑管理”嗎?

本人深信叠翠軒法團成員都是有相當水平的有識之仕, 以今時今日的企業管理模式而言, 增加開支只是提高效率的最後招數; 精簡架構, 增加效率才是首要考慮的方案, 本人認為法團各人必定深明此理, 但為何只執著堅持16%的加幅? 或者是法團閣下已開始其他方面的思考, 而沒有對外公佈?

這是文明的管理嗎?

本人相信大部份居民都明白叠翠軒是一個大家庭, 需要尊重, 理性, 溝通, 但奈何居民用盡所有可以使用的方法, 都是徒勞無功, 沒法打開對話之門. 所有的聲音都源於, 希望取得法團回應的機會, 故此中間的喧鬧是來自法團的迴避而起.

請問法團有否以喜樂包容的氣度面對屋苑內的”家人”呢?

將反對加管理費的動作, 跟管理質素掛鉤, 實為本末倒置的思考模式錯誤, 其立論已顯示作出此結論的仁兄, 欠缺對民意的了解, 也不明白何為屋苑管理質素, 及管理質素從何而來, 此君實不應再掌管理之大權, 以免防礙屋苑進步.

以本人有限的認知而言, 以現時法團有數千萬儲備, 及貴司呈報的預算文件, 假使今年採取温和的管理費加幅, 事實上也不會”掏空儲備”. 請法團不要危言聳聽, 積極面對現實, 開心誠意接納意見, 集思廣益, 才是叠翠軒之褔, 提升屋苑管理質素的不二法門.

本人文化水平低, 如果言論間得罪之處, 敬希原諒. 本信只可在網上張貼, 事實為止逼不得已之下策, 如法團容許正面交流, 確是民心所向, 寧靜之始.

一名卑微的叠翠軒戶主T

2011年5月20日

星期二, 5月 24, 2011

2011.05.23 與管理處對話

2011年5月23日下午12時致電管理處詢問有關6張BANNER事宜.

原因為星期六傍晚有業主看見保安主管拆除所有BANNER及收回易拉架.
但今日 (5月23日) 6 張BANNER又再掛上.
因為會有好多業主對再掛BANNER都有疑問,

所以其中一個業主就致電管理處查詢, 並將其錄音(LINK).

星期日, 5月 22, 2011

法團委員對電梯嘅獨到見解

於2011年5月11日凌晨時份,
當中有法團委員認為電梯没有任何問題...
而且RESET PANEL並不是電梯出錯...
最後更確認機電工程署RESET PANEL是正常...

(因為偷錄,故音質時大時細,請將音量擴大)

http://pinnacle.kevinlo.info/index.php?option=com_jdownloads&Itemid=0&task=view.download&catid=7&cid=37

星期五, 5月 20, 2011

法團管委會3張橫額+易拉架

法團管委會挪用公帑製造3張橫額+易拉架 , 幫助業主們割脈放血










(按圖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