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環境

叠翠軒位於九龍東將軍澳區,北接新都城一期商場,西繫寶康公園,南靠港鐵上蓋延伸至坑口站前有稱為 「狸小路」 的綠蔭環保徑,東傍港鐵將軍澳線終站,以東跨過山林千米開內正是風景怡人的西貢銀線灣。(寶琳原為百年前未填海前將軍澳海岸線深入處的幽靜林坳,國父孫中山當年亦擇寶琳以北後山嶺地為其母祖墳。)

緣起背景

叠翠軒 - The Pinnacle ,是由香港房屋協會發展的「夾心階層住屋計劃」屋苑,由房協與承建商共同興建。叠翠軒位於將軍澳運亨路,鄰近港鐵寶琳站,共有四座樓宇,共1424單位,於1999年落成。

設施配套

叠翠軒雖無大型會所,但仍然附設了專供住客使用的閱覽室、多用途活動室、器械健身室、託兒活動室、兒童休憩活動平台、路天茶座、專用吸煙區、月租停車場、訪客地下停車場、的士站小巴站與有蓋單車放置區。沿 「狸小路」 3分鐘慢步便是將軍澳大型游泳池、室內運動場、圖書館、及連貫將軍澳各區的單車徑與緩跑徑。

風雨同路

叠翠軒未逢全部單位入伙就開展了傳奇屋苑的戲劇性序幕,時年落成後房協不滿部分單位建築素質而與建商對簿公堂,99年後樓市又面臨經濟波動引爆撻訂潮造成空置,直到房協08、10年推售剩餘單位方使屋苑全數入伙,構成兩批隔代夾心中產互識互諒,同一屋簷下一起經營幸福,不約而同矢志愛護屋苑如祖屋的微妙處境。

撥開雲霧

2010年最後一批業主入伙期間,傳媒爆出疑似物發管理銷售方在空置期間疏於執漏並意圖掩蓋於購買過程的醜聞,期間甚至聲稱發生了團表管司聯手驅逐採訪記者的駭人事件。事件後來經新舊業主群策群力,與多方周旋查究,始作源頭浮現,揭露長久以來實情隱瞞背後人因弊端的機會終於出現。

星期三, 6月 29, 2011

2012-2013 叠翠軒保安招標書

2012-2013 叠翠軒清潔招標書

VAIO 夏日玩樂主意 全新系列

本文只作推廣用途,如有任何爭議,一切由供應商決定作準。




連結

(按圖放大)

星期二, 6月 28, 2011

1800元電費補貼7月1日起分期發放

1800元電費補貼7月1日起分期發放


政 府 會 在 下 月 開 始 , 為 合 資 格 的 住 宅 用 戶 提 供 最 多 1800 元 的 電 費 補 貼 。

由 下 月 1 日 開 始 , 政 府 會 連 續 12 個 月 , 向 住 宅 用 戶 的 戶 口 , 注 入 150 元 的 補 貼 , 用 作 抵 銷 帳 單 內 的 電 費 , 未 用 盡 的 話 會 轉 撥 至 之 後 的 月 份 , 直 至 2014 年 8 月 底 為 止 , 用 戶 可 以 在 下 月 的 帳 單 中 , 檢 視 首 期 注 入 的 補 貼 。

有 關 補 貼 是 預 算 案 公 布 的 紓 緩 通 脹 措 施 之 一 , 涉 及 約 45 億 元 的 政 府 開 支 , 惠 及 約 250 萬 個 住 戶 。

[ 維基解碼 ] 認識調景嶺

資料轉載自Wikipedia



調景嶺位於香港新界西貢區將軍澳,原是寮屋區,將軍澳新市鎮的一部份。調景嶺位於將軍澳的西南部,為五桂山的東南面和照鏡環山的東北面之間的低地。




地理


1910年代的倫尼麵粉廠(Rennie's Mill

地名來源


調景嶺一地可考的最早名稱叫「照鏡環山」(或作「照鏡嶺」);因為該地的海灣規圓如鏡、平靜無波,故被當時的蜑家漁民稱作照鏡環,陸上山崗叫照鏡嶺[1]。另一說法,是當時聚居在將軍澳西南面(由三家村天后古廟向將軍澳灣開始)的客家婦女,身穿客家服飾在該地下田務農,頭上帽子因太陽反射而幾可照鏡,故稱為照鏡嶺。照鏡嶺這個名字,遲至英國租借新界之後,才因為一名外籍人士自殺而改變。
1905年,一個名叫倫尼(Albert Herbert Rennie)的籍退休公務員在該處附近興建麵粉廠。不過麵粉廠於1908年4月倒閉,倫尼並於4月14日自盡。有傳聞指他在麵粉廠上吊自盡而死,因此亦產生了「吊頸嶺」這個戲稱。到了1950年代難民遷至該處後,香港政府社會局救濟署署長李孑農取「吊頸嶺」的諧音,改稱為「調景嶺」[2],有「調整景況」之意。
另一方面,該地的英文名稱因這間麵粉廠而稱為「Rennie's Mill」(倫尼的磨坊),直至香港回歸後,才將英語名稱改回調景嶺的中文音譯(Tiu Keng Leng[3]


填海前

在調景嶺營建成初期,該處由北至南被劃分為五區,後來則增設至八區;該處又因鄰近魔鬼山(五桂山),又稱「魔鬼山半島」。該處山頂設有堡壘,為當時駐港英軍中國抗日戰爭期間興建。香港淪陷後日軍曾在該處的倫尼麵粉廠房用作地區指揮部。
該處山多地少,唯一較大的平地稱作「大坪」,為倫尼麵粉廠房舊址。在調景嶺營建立後,該處為「港九各界救濟調景嶺難民委員會駐營服務處」和香港調景嶺中學所在,後來亦設有遊樂場,為該地居民的休閒用地。
該地村民又在嶺內山腰位置用白油等刻上「蔣總統萬歲」字句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附近亦設有鋼鐵廠


歷史

調景嶺社區,曾經是寮屋區的營地,是香港一片獨特的土地,漫天飄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標誌著獨有的歷史背景;九六年清拆之後,社區面貌完全改變,但調景嶺的情懷絕對值得紀錄,也見證著香港一直以來政治避難所的角色。


倫尼麵粉廠

20世紀初,香港大部份富豪都是英國人。1905年,一個名叫倫尼(Albert Herbert Rennie)的籍退休公務員眼見香港沒有一間像樣的麵粉廠,於是專門由加拿大運用料到香港,於當年環境優美的照鏡環附近興建麵粉廠。不過卻因為成本過高及質素欠佳而於1908年4月宣佈倒閉,倫尼並於4月14日自盡。有指他是在距麵粉廠廠址3公里外的鯉魚門水域跳海自盡[2],不過又有傳聞指他在麵粉廠上吊自盡而死。


日治時期

1941年香港淪陷後,日軍曾把該處的倫尼麵粉廠房用作地區指揮部,並在該處嚴刑拷問犯人(例走私客),嚴重者斬首處決,把屍首拋下岸邊海床[4]


調景嶺營


1955年的調景嶺

1951年一所學校校慶

前調景嶺警署
1948年國共內戰,戰事由黃河流域蔓延至長江流域。很多戰敗及受傷的國軍及眷屬南逃到廣州,但最後都失守。不少國軍官兵以及躲避赤化的大陸人士、原國民政府官員和商人湧入香港[5] 。其實來港的國軍老兵最初都不是住在調景嶺的,而是當年港英政府安置的香港島摩星嶺公民村,一些國共內戰失利的中華民國國軍,其部份軍眷難民踴入香港,部分於堅尼地城鐘聲游泳棚加惠台搭建棚屋,依靠行乞東華救濟,為數多達3,000多人。1950年政府將他們安置在摩星嶺道域多利兵房及舊機關槍堡壘內,雖簡陋而仍可容身,東華繼續為難民供應飯菜。港英政府社會局初期並把部分難民送往台灣以及當時尚由中華民國政府控制的海南島上。
1950年4月18日,香港政府行政局的會議上,擬定於摩星嶺難民營搬遷到大嶼山梅窩。收集當地梅窩村民意見後,然而政府把這群老兵和家眷約7,800人遷往調景嶺。除梅窩外,當年政府建議把難民遷至東涌長洲等,亦遭到當地居民反對。
然而在1950年6月18日端午節,發生「秧歌舞事件」。一群約80餘人的當時毛派土共的學生前往摩星嶺難民區跳中共慶祝活動時常用的秧歌舞向老兵們挑釁,最後更演變成流血衝突。結果港英政府在同年6月26日利用渡輪把這些國民政府難民遷往吊頸嶺[6],即現今的調景嶺
最初的難民有七千多人,當時的香港政府最希望的就是台灣可以接收整批難民,但台灣基於種種考慮,一直未有安排。在一片荒蕪的環境生活,難民生活困苦,當時中華民國的民間組織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後改名為中華救助總會)就為調景嶺提供了生活各方面的安排,儼如當地政府,而當地居民也視救濟總會為台灣政府的代表,做成調景嶺以後幾十年強烈政治意識形態的原因,正正這樣調景嶺又有「小台灣」之稱[7]
早年其位置十分偏僻,比摩星嶺荒蕪得多,自成一角。山上沒有水沒有電,就連半點生活條件都沒有,同時沒有道路往外面。對外的交通工具只能依賴由鯉魚門往返筲箕灣的小木船。待至1956年,寶琳路建成,調景嶺居民才有一條道路通往九龍市區。
政府初時在調景嶺「大坪」安置難民,其後興建超過1000個只以油紙塔建簡陋A字屋棚,長闊高均約為8尺,每個A字棚往4個人。這次搬遷人數共6921人,包括5592名男性,1329名女性。(據1950年的調查,這6000餘人中,大多數為成年男性,年齡介乎20至40歲之間。16歲以上的婦女只有577人,15歲以下兒童則有610人;傷殘人士1763人,他們的家屬有477人)居民來自不同省份,當中大半是退伍軍人,但也有不少是政界學界人士,甚至包括國大代表立法委員、中學校長等。據說他們一般不會輕易表露過去在大陸的身分。其後,陸續有更多人從外頭搬到這裡,僅不足半年,估計沒有飯票而居往在調景嶺的人口已達5000-6000以上。換言之,1950年12月,調景嶺的人口已逾10,000。居民以難民自居,由當時的社會局(社會福利署前身)派發糧食,後期由港九熱心人士組成港九救委會開展救濟工作,並在營內設立難民服務處提供協助。
教會也是穩定調景嶺社區的重要支柱,當時隨著難民逃難的傳教士,也在調景嶺開始傳道救濟工作,教會的福音為前路茫茫的居民提供了心靈的力量,當然教會的救濟也讓居民的生活穩定下來,不過教會對調景嶺最大的貢獻,可說是教育,慕德中學(難童義務學校)為嶺內首間學校。短短幾年間成立了多間中小學,就連區外的貧窮學生也跑來念書。另外天主教教會及基督教方面亦提供就業,教育等大力協助,村內曾設有教堂及多間學校如香港調景嶺中學(嶺中)、天主教鳴遠中學、小學,慕德中學、(前稱調景嶺信義中學)、小學等,基督教靈實醫院亦隨後建立。
隨著居民出外打工及開始山寨式手工,生活漸漸改善,並形成倚山而建,橫區而治的獨特社區。當時港英政府在村內只設郵局及消防局,而調景嶺警署(即現時位於寶琳南路普賢佛院)則設在山腰上,村民自設治安隊巡邏以防當時親共的左派入村及在水源下毒,守望相助,而中華民國政府方面曾安排渡輪接載傷殘士兵及部分退役國軍歸返台灣
寮屋區清拆前的調景嶺具有很濃厚的政治色彩,嶺內各學校於每年10月10日都會放假及全村舉行儀式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並慶祝其他中華民國節日(例:蔣公誕辰紀念日、國父誕辰紀念日等)。此外,嶺內亦長年掛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港英政府並不刻意干預這些活動的進行。在清拆前的時期嶺內學校以至大街小巷、幾乎每家每戶更長期掛起旗幟,從遠處觀看猶如一片旗海,規模遠較當時台灣的為大得多[8]。大部份難民最初只視香港為過境地方,反攻大陸或是轉到台灣才是他們的目標。很多難民都想不到調景嶺一住就是近半世紀,隨著清拆行動,他們也正式融入了香港社區。


清拆前陸路交通


將軍澳海灣遠眺調景嶺

寮屋區建成初期的學校
在寮屋區建立前,該地沒有陸路交通,直至1950年代才陸續建立對外的交通管道,初期主要依靠港島筲箕灣往來鯉魚門之間的小木船,1953年以後才有居民義務修築山路前往市區,至於汽車道路更要在1956年才修築通行,就是現時的寶琳南路,第一條服務調景嶺的巴士路線為九巴路線30,於1962年1月1日起投入服務,當時往來九龍城碼頭至調景嶺(總站設在調景嶺警署旁,即現時位於寶琳南路的普賢佛院),1967年2月20日縮短至彩虹,在六七暴動時暫停服務,直至1971年12月20日才重投服務,是暴動前路線最遲重投服務的一條,1973年7月16日起更改編號為90。
由於90途經的安達臣道,路面崎嶇不平,長久以來都是以亞比安Chieftain CH13AXL 掛帥,但亞比安車齡較高,需要另覓合適的巴士取代之,加上要與往來觀塘及調景嶺專線小巴10及10A競爭,1987年9月19日全線改派豐田Coaster 24座空調小巴行走,是首條由全普通轉為全空調服務而沒有更改編號的非啟德機場路線,1989年6月20日起增設經四順秀茂坪的290。為方便居於調景嶺的學生往來將軍澳學校1989年11月20日起增設平日上下課時間90更提供往寶琳的特別服務,1993年9月1日延長至坑口,以循環運作。
90線在安達臣道寶琳南路是不設分站,不過乘客如欲上落時,上車時可在任何一個合適的地方截停車輛便可登車,而下車時只需按下車鐘,車長亦會在合適的地方停下來讓乘客下車,這項安排在以前的郊區巴士路線很常見,現時已不復見。
1982年將軍澳新市鎮正式發展,當年規劃發展將軍澳已經列明會清拆調景嶺。1995年4月,政府正式清拆調景嶺,大部份居民陸續遷出,290線在1996年10月13日永久停駛,一週後(10月20日)90亦停駛,專線小巴10及10A亦在同一時間,轉型為前往慧安園的10M。調景嶺亦開始進行重建,相隔了4年半後再有巴士前往該區。


寮屋區清拆

但隨著香港主權即將移交,及將軍澳新市鎮的發展,政府於1995年4月4日正式宣布清拆調景嶺寮屋區,寮屋區在1996年4月至7月期間清拆,所有居民在政府賠償下,被遷徙至其他地區,約有6500名調景嶺平房區居民獲安置入住公共房屋,當中很大部份的人都遷進了將軍澳的厚德邨。直到現在,他們還過著跟從前在調景嶺一樣的守望相助的生活。


剪影







著名居民

[編輯]曾於調景嶺讀書名人

[編輯]鄰近地區

[編輯]參見

[編輯]參考資料

  1. ^ 西貢區議會:西貢旅遊網-大話西貢
  2. 2.0 2.1 《西貢歷史與風物》, 馬木池、張兆和、黃永豪、廖迪生、劉義章、蔡志祥 著,西頁區議會 出版,2003年9月。ISBN 988-97421-1-X
  3. ^ holewisym. 懷念調景嶺Youtube影片 [2011-01-07].
  4. ^ 胡春惠. 香港調景嶺營的誕生與消失 : 張寒松等先生訪談錄. 國史館. 1997年12月:  294. ISBN 9570207337.
  5. ^ 1949年撤退 流落香港 國軍在調景嶺的日子. 《蘋果日報》. 2009-09-20 [2011-01-23].
  6. ^ 從前調景嶺村老兵看將軍澳歷史
  7. ^ 香港電台電視部再做的空間 - 調景嶺2.3事. 1993-02-27.
  8. ^ 劉義章. 解密百年香港-內容文字稿-第二十七集 Part 2 『調景嶺風波』 [2011-01-11].